水厄会武功

水厄会武功

还没红就过气
查看介绍

异类


        诊室出乎想象的空旷。
  
  墙面反射着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使整个房间都浮上了一层虚幻的白。母亲接过了医生递来的诊断书,一旁的男孩皱着眉,眼中像是期待着什么。

  
       他记得小时候,同龄的孩子都不怎么爱跟他玩。某次他指着不远处一棵大树对同院的麻花辫小姑娘说:“你看见了么?树上五颜六色的,真好看!”
  
  女孩纳闷地揉揉眼,睁圆了眼睛往树上看了好一阵子,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不就是棵绿色的大树吗哪里五颜六色了?”女孩用手指绕着头发,像看怪物似的瞅他一眼道:“你是不是有病啊?”

   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男孩甚是迷惑,这棵树上有两只小鸟在断断续续唱歌,而呈现在男孩眼前的是一幅缤纷夺目的图画,他能看见听见的东西,其他人注意不到么?

  他曾将这样的事告诉母亲,然而这位单亲妈妈则认为男孩又只是在说胡话引起大人注意罢了。
  
  她想,孩子也许是太孤独了。

  第二天,母亲百忙之中为男孩抱回了一只小狗,它的眼睛圆溜溜的,一见到男孩便亲善地朝他摇尾巴,很讨人喜欢。男孩见了,终于笑了出来。

  男孩的房间不再空荡了。小狗整天精力旺盛,男孩一有空便和小狗一起玩闹,它朝男孩摇尾巴时,男孩总能听见格外动听的音乐,慢慢地,少年能根据小狗叫声读懂小狗在想什么了。
  
  小狗时常安静地卧在男孩怀里,听男孩讲他的所见所闻。男孩有时会觉得这个世界只有卧室般大小,而这个世上,只有他和小狗存在——他只有小狗这一个朋友。

  慢慢地,男孩长大了,小狗也长大了。
一日雨过天晴,小狗在院子里吠着,男孩闻声而来。
  
  “怎么了,这么开心?”小狗围着他不停绕圈,汪汪地叫,男孩像之前一样试着去理解它在想什么,呈现在男孩眼前的,是一条七彩的光带。“嗯?你看见彩虹了?”

  男孩仰起仍带着些许青涩的脸,空气湿润清甜,阳光温柔地亲吻着他的肌肤,隐约显现的虹挂在天际,有一种道不出的美好。

  “妈,它今天看见彩虹了,开心地不得了。”男孩高兴地将白天发生的事告诉了母亲,然而后者却并不能和男孩分享这份喜悦。

  “狗是看不见彩虹的,孩子,他们天生色盲。”

  男孩先是怔了怔。“……可是它告诉我,它看见了。”

  母亲看着孩子,他的眼里竟然坚定得没有一丝波澜。她长叹了一口气,回想起孩子曾对她提及的种种,缓缓地转头,“……你明天去不去医生那里看看?”

  
  “医生……他得的……是什么病?”母亲指着诊断书上看不懂的名词试探性地问道。

  “这孩子有Synesthesia,也就是通感症,总的来说就是看见什么就会听到对应的声音,听见声音就会在眼前出现画面。这对孩子的生活不会有不良影响,而且,他也许是个天才……”

  男孩苦笑。

  几年后,小狗死了。人的生命往往有几十年,而对于犬类十几年便是极限。男孩早知有送走它的一天,可这一天来临时,男孩还是止不住地难受。

  但是生活还得继续,男孩打算去学画画,去试着把他能看见的东西画下来,他还要去谈一场恋爱,听说小时候同院的麻花辫小姑娘已经当妈妈了呢……

  

写于2015年5月17日,翻手机文件时找到的,原来去年的我也如此多愁善感,留着给自己以后看。

评论
热度(1)
© 水厄会武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