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厄会武功

无料准备中
陪你过冬天

鸡的故事

         鸡在棚圈中吞下一颗石子帮助自己消化食物,它的思维大概也需要一颗石子——它的饲主告诉它:“因为我是养鸡的人,我很知道鸡是不会飞的——你不可以飞。”

     于是鸡在地面每日增重,它翅膀变得像是单纯的摆设,如同它的冠一般华而不实。

     鸡在清晨啼鸣聒噪不堪,枝头微颤,它望了望空中被它惊飞的鸟,脑袋里的一片混沌如同这个还未彻底明朗的早晨。它去找饲主问为什么。

    “不不不,你永远不会明白的,”饲主老神叨叨,认为自己身为人类在鸡面前永远高出一等,“我只是怕你摔伤——而且我家的鸡永远不需要这种浮夸的技能。上天明白,我是正确的——我绝对是正确的。”

      高高站在枝头的鸟儿歪转脖子唧唧喳喳,“真可怜,可谁让你是一只鸡呢?”它有得是精力旁观。

       饲主离开后昏沉入睡,他精心喂养的鸡在梦里越发肥实,真好,若是和邻家比一定不会输。

     鸡回到棚圈内吞下一颗石子清醒神经,它明白身为家畜的生活就是如此恶心。它会继续吃饲主的食增重,它也会继续挥动臃肿无用的翅膀扑腾。

     也许哪一天它可以上树了,它会更加奢求天空。它得不断地吞下石子来刺痛自己,使自己机敏得如同鸟儿一般;它还要用石子们使身躯内结满厚痂,以至于不会畏惧任何皮外伤。 

      鸡在第二天清晨啼鸣时脸上带着眼泪——对,它突然想起了它的主人还认为它不会哭。   

                                                                                                                                    END.                       

 写一场家庭道德绑架,我大概没有太正的三观。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