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厄会武功

无料准备中
陪你过冬天

【刀E】兽类 03

    You're like a drug that's killing me.

  

  

  

  世上本无救赎。

  

  ——泰隆用三个月改变了这个看法。

  

  他先用一个月掌握了伊泽瑞尔的各种生活习惯。他们毕竟只隔了一个街区,泰隆工作处于空档,合适的时间段随随便便就能碰到他。

  

  伊泽瑞尔的职业跟泰隆最初想的一样,大公司里的新职员,做的是设计类的专业。泰隆在这个月里认可了平时性格很活泼的人可以做严谨工作的说法。

  

  伊泽的生活算不上太规律,隔三差五加班,到了晚上喜欢和朋友同事去pub浪,老实待在家里时多半是为了熬夜看球赛,周末没人约就喜欢一个人出城玩什么户外探险。泰隆确实喜欢这样很少显现出疲惫的伊泽瑞尔,虽然他不知道这家伙哪来的那么多精力。

  

  哦对,这个人没车,自行车都没有,平时最爱走路,哪怕是某天早晨差点又睡过头上班迟到,伊泽瑞尔也很难得打车搭地铁什么的。这一点泰隆很顺心,喜欢步行就代表着泰隆的跟踪更加容易。

  

  这使他越发狂热。

  

  之后,泰隆发觉光是跟在伊泽瑞尔后面看着他,已经远远不够了。

  

  他从某日起拿起了相机拍摄伊泽瑞尔。他对摄像没什么天赋,比起相机镜头他更愿意盯瞄准镜——工作上也基本用不着他碰这玩意儿,所以泰隆决定以数量弥补质量上的不足,他拍了很多照片,多到拿到照相馆去洗一定会让店主起疑心。

 

  泰隆腾空了地下室的里屋,这里做暗室再合适不过了。

  

  他觉得这类想做的事一定可以做到,变着花样杀人都可以,更何况只是洗个照片。药水、显影罐、卷片盘、放大镜头、温度计等等工具泰隆很轻易就弄到手了,只不过他被为他找来这些东西的熟人提问是不是想改行做生意。

  

  开什么玩笑,杀人才是最适合泰隆的工作。

  

  第三个月,他的手机久违地响了。

  

  泰隆的通讯记录上有一大半都是卡特琳娜。这个女人声音听不出带着什么感情,却对泰隆说,你还活着,真好。

  

  “休假结束?”泰隆头一次嫌时间过得太快。

  

  “是啊。别告诉我你正在某个海滩晒日光浴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就算让我剃成光头我也绝对不会相信你有如此雅兴。”

  

  “……别打趣我了。”

  

  “好吧。谈工作。”女人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道:“有个大活儿,我父亲认为只有交给你才最稳妥。别拒绝,报酬是翻倍的,由我亲自做你的接应,你现在有三天准备时间。”

  

  说是让泰隆别拒绝,其实根本没让他表态。泰隆觉得无所谓。

  

  三天之后,所谓的大活儿泰隆几个小时就搞定了,只是这次的工作,让泰隆非常烦躁。

  

  他去杀的是一个住在豪宅里的年轻男人,金发碧眼和有些单薄的身体让泰隆想起了伊泽瑞尔。这真该死,他不能在工作时分心,否则一个小小的失误也许就会使之前的准备付之一炬。

  

  在泰隆用匕首划开这个人的喉管之后,他还是迟疑了。年轻人的金发浸染于血泊之中,刺眼得让泰隆的精神有些恍惚。大概就在两三秒之内,他脑内甚至出现了自己这是杀了伊泽瑞尔的想法。

  

  离谱到可笑,但更可笑的是,他明知应该尽快离开现场,却在这时鬼使神差地拿出了手机,点开了通讯录。

  

  他拨通了伊泽瑞尔的电话。

  

  “你好,我是伊泽瑞尔,请问你是?”

  

  “你好?……没人么?”

  

  挂断。

  

  泰隆俯视着倒在地上的男人。

  

  “你跟他一点也不像。”

  

  伊泽瑞尔的眼睛更漂亮,他身上没有你那样覆满整只手臂的夸张纹身,他没什么仇人,不会像你一样惨死家中。

  

  够了。

  

  泰隆悄无声息地离开,他找到卡特琳娜接应他的地方,后者问他是不是在豪宅里喝了杯咖啡才出来,居然花了那么久的时间。

  

  “别打趣我。”

  

  “……发生什么了?”卡特琳娜看他一眼,她的敏感让她总觉得泰隆哪里不对劲,“你的眼神像过去一样坚定,但里面像是多了些以前没有的东西。”

  

  泰隆选择沉默。

  

  “你不说话也没用,我了解你。这几个月里你一定遇到了什么事。”卡特琳娜勾起嘴角,“不过看样子我多嘴了。”

  

  确实多嘴。

  

  ——这就是为什么泰隆讨厌女人。

  

  卡特琳娜将泰隆送到他家附近,也没再多说什么,开车走了。

  

  泰隆回到他的地下室,放下装着枪械的包,推开了里屋的门。他走之前才洗的照片被他晾挂在房间里,如今已经很清晰了。他取下几张,上面的人笑着,使泰隆还有些烦躁的心瞬间平静了下来。

  

  Drug,这个词来形容伊泽瑞尔再好不过。他是泰隆的救赎,却让泰隆愈发疯狂。

  

  泰隆知道自己大概没救了,说不定某天自己就会因为他而死。但就像越虔诚的教徒越能为信仰而牺牲,泰隆觉得,也许那样的死亡会使自己原本空白的生命变得有意义。

        然而现在,泰隆更想拥有他。

        ——独占。

     

       
  

  

  

  

  

                                                      TBC.

  

☆*☆*☆*☆*☆*☆*☆*☆*☆
FREE TALK
          拖了这么久才更新,真的是非常抱歉(跪下了)。爱情会使人变得像个白痴,比如我,忙着谈恋爱以至于之前一直没有码字。→_→
         我这几天一直在思考想刀哥这样的人陷入热忱会是怎样的画风,这种问题对于我来说简直无解。(马赛克脸)
         呃,总之有点意识流的一章,感谢能读到这里。
       

评论(1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