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厄会武功

无料准备中
陪你过冬天

【刀E】兽类 02


  I can smell your scent for miles.
  

  

  

  泰隆没打算将他对伊泽瑞尔产生的兴趣当成所谓的一见钟情。

  摔在地上的如果是泰隆,泰隆大概会被伊泽瑞尔扶起来,那张对他表现出歉意和关怀的脸说不定会让因“工作问题”而极度烦躁的泰隆立刻觉得伊泽瑞尔就是教堂壁画上的天使,而如今他内心微妙的感受也会变得更加强烈——但这并不可能,哪怕让伊泽瑞尔刻意地使劲去撞,泰隆也绝对不会轻易倒下——他们以不完美的方式相遇是必然的。

  他所初见的伊泽瑞尔的不完美也是必然的。

  即便如此,泰隆在离开杂货店之前还是瞟了一眼女店员尚未收好的笔记本,他觉得上面的那串数字好记得像是一组简单数列。

  “谢谢惠顾~”名叫Lora的女店员知道自己的这句话显得有多敷衍。她只是想尽快送走店里的客人,以至于自己早点能拿起那个本子犯犯花痴。

  雨下得更大了些,街上空无一人,伊泽瑞尔早已不见踪影。

  泰隆在杂货店的雨棚下望了一眼便回店里拿了把便民伞,女店员正哼着小曲,显然心情不错。泰隆知道她正沉醉于漫无边际的肖想之中,便没有做声,取了伞就走。

  按理说泰隆是不会拿这种还得主动还回去的东西的,显然买一把伞更洒脱,但今天,泰隆给自己开了个不切实际的玩笑——说不定某天他来还伞又能在杂货店碰到那个家伙。

  冷笑话。泰隆摇了摇头,他嘴角上扬,嘲笑自己的愚蠢想法,以及那位有些肤浅的女店员。

  泰隆走的完全是伊泽瑞尔的反方向。如果他没记错,那边有几幢平价公寓,像伊泽瑞尔那样的小白领住在那儿也很合理——不像泰隆,银行卡上的数字像是一个空洞无力的摆设,他不需要太好的居所,因为只有地下室的墙壁才能让他感到安心。

  他对自己的偏执不置可否。

  三天,泰隆是完全宅在家里的。他除了发呆, 便是坐进里屋内擦拭大概好一段时间都会用不上的匕首和枪械,直到他又一次吃完了冰箱里的食物不得不再次出门。

  他没带那把便民伞,可他还是在街上遇到了那个人,即便伊泽瑞尔没有像上次那样西装革履,那头耀眼的金发也能让泰隆在人群中一眼发现他——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命运。

  

  

  

  伊泽瑞尔从甜品店里出来,途径这条街回家。这座多雨的城市并不炎热,让他喜欢着夏天。

  他之前在咖啡馆里待了整个下午。伊泽瑞尔并是不怎么闲得下来的那种人,但他的发小凯特琳小姐总能让伊泽瑞尔静下来陪陪她。

  她对他说,她谈恋爱了,就是不久前开始的事,之前伊泽你忙着上班,一直没机会讲。

  凯特琳对那个男人的叙述被伊泽瑞尔总结为两点,对方叫杰斯,是个高富帅。

  伊泽瑞尔说挺好的啊,他为人做事的风格和你也挺搭调的,不管怎么样,凯特琳,祝你能拥有自己的幸福。

  凯特琳曾经喜欢他,伊泽瑞尔也知道,但这个女人脸上的微笑就像她最爱的Souffle蛋糕,她是诚心将这件事拿来给她最好的朋友分享的。伊泽瑞尔为她感到高兴,凯特琳在警 局工作了好几年,年纪已经不小,再不谈恋爱就该老了。

  五点半,凯特琳将杯中的冰摩卡饮尽,她说得走了,等会儿还有场约会。

  他一个人在咖啡店看了会儿书,直到肚子饿了才离开。

  户外没有开了冷气的室内凉快,伊泽瑞尔忍不住去甜品店买了支冰淇淋。他想,周末就是应该活得像自己些。

  

  

  

  真巧。

  走在泰隆前面不远处的伊泽瑞尔,穿着浅色的纯棉T恤,短裤的长度刚刚合适,脖颈在阳光下显得纤细洁白,有些单薄的背影让他看上去就像个尚未成年的高中生。

  泰隆与光明的事物毫无交集,但是他在意的人却像这夏日的太阳一样几乎能灼伤泰隆的眼睛。

  即使这样,他还是跟在伊泽瑞尔身后,默不作声。泰隆只是想知道伊泽瑞尔接下来要去哪儿。

  看样子伊泽瑞尔一定是要回家了——他们已经走到了居民区附近,再往前一个路口右拐角就是就是三天前他第二次遇到伊泽瑞尔的那家杂货店。伊泽瑞尔对于被跟踪的事浑然不觉,但即使这样,泰隆还是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些——他就像是在对待工作一样行为谨慎,而他的职业素养使这一切变得轻松无比。

  泰隆在离一幢居民房大概100米远的地方停下,路边的面包车刚好能为他提供遮蔽。公寓显然有些旧了,楼道看上去黑洞洞的,虽然天还没黑,伊泽瑞尔上楼时还是按了楼层间的灯。

  一盏。看样子他应该住在二楼。
  
  泰隆往公寓二楼的窗内望去,过了三分钟,那抹金色便从他的视野里一晃而过——他的直觉向来这样准确。

  泰隆回想起那个早晨伊泽瑞尔慌忙的样子,果然就像笑话里说的一样,学生和工薪族住的楼层越低越容易迟到。

     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泰隆把手机从外套内层里拿出来,将伊泽瑞尔的号码存进了通讯录。就目前来说这种行为毫无意义,但也许不久之后他就会用上它。这也是泰隆的直觉。

  然后,泰隆调头就走。

  ——他这次出门本来是去买东西的,关于这件事,泰隆清楚得很。

  

  

  

  

  

                                                             TBC.

  

☆*☆*☆*☆*☆*☆*☆*☆*☆
FREE TALK
        打了几天游戏才开始断断续续码字。我觉得自己书读得太少了,才写到第二章就有点吃力。
        我查阅了泰隆的背景故事和台词,他在我心里只是个有性格缺陷的男人,因为他从小缺爱。所以刀哥是跟踪狂的脑洞应该是可以成立的,但他的stalk需要一个契机。我没有把他所遇到的伊泽瑞尔写得那么完美(毕竟玛丽苏谁也受不了),所以他们大概得再相遇几次(其实也不算相遇,因为在意到对方的人只有作为stalker的泰隆)才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因此文章的进度很慢。或者说当局者迷吧,我实在是陌生这种题材,所以沼里的小伙伴有什么高见请务必给我讲讲ヽ(´•ω•`)、
        感谢读到这里(我会尽快更新的)。

评论(8)
热度(20)